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整理是目前红学首要任务(一)  

2012-08-25 17:1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学这个特殊的学术领域,把它说成成了一块无人管制的土地是很恰当的。因为谁都可以开垦一块又什么都可以种植。若有花圃来比喻,这儿的确姹紫嫣红。但是那开得最艳的,不是兰花,不是菊花,而是罂粟,艳花结毒果,害人。若有庄稼地来比喻,这里的确繁茂。但是庄稼杂草混合在一块土地,而且那蹿得高的都是杂草。它们汲取着地里的肥力和水分,争夺着天空的阳光和空气,庄稼反倒干瘦枯黄,还是害人。如同花农必须规范种植,如同农夫必须清理杂草,红学这块土地目前正需要铲除罂粟拔除杂草。

整理红学,首先要明确整理什么。

1.清理错误的红学理论

自蔡胡之争起,考证派、索隐派两大派别二分天下。他们彼此较劲,理论也铺天盖地.都把驳斥对方作为自己理论正确的关键,这实际就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错误。在他们双方看来,驳倒对方就是己方的正确了,而实际上否定了考证派不代表索隐就是正确的,驳斥了索隐派也不能证明考证就是正确的。二者虽然不共戴天,但是绝非非此即彼。索隐派走向极端当然错误,考证派材料不实当然也错误。还有一些人看索隐考证僵持,索性独辟蹊径以两面派自居。考证索隐都站着,如同动物大战之蝙蝠,禽兽谁胜就加入谁的阵营,如果双方较劲,就暂且观望。由此产生的许多红学错误理论一直没有清理,以至于后来研读红楼梦的人走了许多弯路。所以统一认识,将错误理论清理,是整理红学的首要任务。

(1)胡适的大胆的设想,小心的求证

这是胡适的理论,他自己也对自己的理论沾沾自喜,他曾一再宣称:他的研究结果或许存在问题,但是他的这个“大胆的设想,小心的求证”理论方法却是正确的。可以这么说,胡适漏洞百出的《红楼梦考证》如同他自己精心缝制的一件新衣服,因众人的戳戳点点,现在已经破败不堪,他自己缝缝补补后也看不入眼,就扔在一边。不仅如此,胡适因为考证这件破衣服而对红楼梦这原材料没有好感,唯一剩下的这叫得响亮的口号,是他的挚爱,由他一生维护。

这个理论是考证派的法宝,是考证派的理论基石。没有这块基石,考证大厦自然轰然倒下。但是这一理论害人之处就在于:它为杜撰红楼梦材料为自己错误研究结果作狡辩撑起一把保护伞。首先我们看到考证的材料获取过程和材料的可信度都值得怀疑,还有就是考证强奸作者的意图。所以我们才会看到今天千奇百怪的考证,看到他们一律将自愿其说说成是作者的意图。

红楼梦作者隐藏自己以假语村言著作红楼梦,并期望读书人理解作者“一把辛酸泪”。有什么苦衷,我们无法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确定:如果要先找到作者才读懂红楼梦,那能够读懂红楼梦的最佳时代是作者生活的那个时代。等到若干年后,在无法确定作者的年代由胡适来考证。作者是谁已经难以服众。作者期望读者读出红楼梦的真意,显然书中的假语村言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去考证作者。如果不考证作者就读不懂红楼梦 ,那作者何必跟读者玩捉迷藏的把戏呢?

我曾经驳斥过“大胆的设想,小心的求证”不是对其他领域考证的否定,而是要否定打着这个旗号在红学招摇撞骗。可以这么说:自胡适起的考证都是杜撰、捏造、生拉硬扯再加上诡辩。

(2)多歧为贵,不取苟同

这话首先是蔡元培说的。那是蔡元培难以招架胡适对《石头记索隐》的责难,仓促应对又招架不住,于是支吾一句:多歧为贵,不取苟同。我无意于区分蔡元培胡适谁对谁错。客观地说一句,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只是索隐走向极端的产物,也是随意附会红楼梦为政治服务的产物。学识渊博的蔡元培拿排满为红楼梦作注解,牵强附会是理所当然的。他自己是否想得到喝彩不敢推测,但是绝没有想到周详地应对批评的声音。而胡适以《红楼梦考证》向蔡元培发难,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一方早已筹划好借此引起轰动,一方仓促应对,胜算当然不言而喻。后来被周汝昌借这句话来作为回避质疑的挡箭牌,谁如果提出与己不同的观点,周汝昌应对之策就是蔡元培说过的“多歧为贵,不取苟同”。有意无意间,将它作为红楼梦产生分歧回避争执的理论纲领。

事实上,符合作者意图的结论只有一个。多歧为求同创造可能才显得可贵。所以在没有正确结论之前,面对多歧局面,我们一定要求同。即便谁也说服不了谁,分歧必须在求同之后才作为结论。而后面的“不取苟同”,初看似乎可以看出执着于自己观点的坚持精神,但是如果不苟同还勉强可以看出一点文人骨气的话,那面对分歧面对找上门的质疑采取回避的态度,则完全暴露假学者的嘴脸。他的理论被质疑甚至被别人证明是错误的,依然在误导不明真相的读者和研究者,这样的学者其品行如何更是可以想见,

(3)鲁迅关于红楼梦的言论

鲁迅作为文学巨匠,他的使命就是通过文学呐喊,唤醒麻木沉睡的人们。他有关红楼梦的介绍也只是实事求是的介绍当时人们对红楼梦理解程度,他自己并没有投入多少精力来解读红楼梦。他提及红楼梦的言语几乎都是借红楼梦表达自己的主张,并不是严肃的研究。所以在鲁迅,红楼梦是他的武器而已。

例如:

看《红楼梦》,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着酒醉,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说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结果怎样呢?结果是主子深恶,奴才痛嫉,给他塞了一嘴马粪。


其实,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不下去罢了。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言论自由的界限》



显而易见,鲁迅这里是借古讽今。而矛头指向是陈独秀一个人还是新月社诸君子,这里就没有必要考证了。但是如果拿鲁迅这些话来歌颂焦大,岂不是笑话。鲁迅并没有给焦大一个人物定性,如果给焦大定性相信鲁迅也不会如上所述。因为我们也看到鲁迅借焦大说过奴才摆起主子的款来比主子更可恶的话。

又如:

自然“喜怒哀乐,人之情也”,然而穷人决无开交易所折本的懊恼,煤油大王那会知道北京检煤渣老婆子身受的酸辛,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像阔的人老太爷一样,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


                                                       ——鲁迅《二心集·“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

看看全文就知道,鲁迅的矛头对准的是,梁实秋和他鼓吹人性否定文学阶级性的谬论。


鲁迅的上述言论是以红楼梦作为武器使用的,如果我们因为鲁迅的名号,断章取义的拿这些解读红楼梦,再生发出什么理论,这种理论从论据上就站不住脚。


(4)张爱玲的人生三恨


人生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
这本是张爱玲一己人生之恨,恨因爱生,爱之切才有恨之深,人生三恨皆因为人生三爱起。我们如果用来表示自己对红楼梦有着和张爱玲一样挚爱红楼梦,没有问题,如果以此论据证明红楼梦是一本未完之书则大错特错。红楼梦完没有完,张爱玲没有这方面的研究,张爱玲的这句话当然不可以作为依据。但是往往就是有人以此为据胡乱证明。

(5)清理外国理论解红楼梦

拿外国学者的理论解读红楼梦,这在目前红学研究中是一种通病。这种病生在是五四。五四是西方小说诗歌颠覆旧诗歌旧小说疯狂的时期。小说创作借鉴西方模式,当然小说研究应该按照西方理论解读。这本无可厚非,但是红楼梦问世早在五四前若干年,它是传奇话本等中国旧小说的产物,完全没有半点西方小说的因子。如果受了惊吓的人,在中医看很简单,就是“叫一下”把魂找回来。虽然看着迷信但是居然好了。但是如果拿西医来看就复杂很多,要以精神病开处方了。这还算不错的。如果遇到庸医,透视B超化验一番然后再解剖,红楼梦不死也折磨差不多了。红楼梦作者没有运用外国的理论写作,什么弗洛伊德柏拉图之类的理论和红楼梦挨不上边,用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理论来解读,在不懂解读红楼梦的读者面前炫耀高深,本质上就是招摇撞骗。

我简略地把红学领域需要整理的几个方面罗列并解释一番,不是突现自己的高明,而是陈述红学领域的乱像,而红学需要整理的远远不止这些,这更说明红学首要任务是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