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从索隐说到考证  

2009-06-13 10:50:04|  分类: 假语村言话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之所以揭秘出现困难,关键是两座大山的阻挠。一座是索隐派,一座是考证派。其中尤以考证派的这座大山的阻挠为甚。

索隐派对红楼梦研究是有什么价值暂且不说,它的诞生带来的红学轰动却是不言而喻的。“索隐”从字面意思来看完全符合红楼梦原意,因为红楼梦是以假语村言写成,其中隐藏着真事,将被红楼梦隐藏的故事索隐出来是没有错的。一面是红楼梦,一面是历史故事,二者比对,吻合起来,在热衷解味红楼梦者来说,还有什么比如此索隐更正确的呢?

但是随着索隐阵营的壮大,索隐出来的所谓红楼梦作者隐藏的真事,却众口不一了。互相之间,不用他人诋毁就已经不攻自破了。索隐派的没落,不能归于考证派的批评,实在是其自身招致的。所有的索隐者都是从历史和红楼梦相结合的角度出发的,所有的索隐者都是把红楼梦和历史一一对应,给人的感觉就是红楼梦说的就是自己索隐出来的故事。历史是确凿的,红楼梦的故事是明确的,为什么一到这些索隐者的笔下,怎么就成了一个个千奇百怪的故事呢?怎么就会出现不同的主旨呢?索隐派至今应该说是穷途末路了,很多红学家避谈自己是否索隐,或者以索隐派来攻击他人,索隐派似乎成了红学研究的贬义词。但是对于揭秘红楼梦真相来说,红楼梦研究者不认真思考索隐派没落的原因是一件可悲的事。跑到考证派阵营中难道就是正确的选择吗?

关于考证派的兴起,众所周知的事,我就不再赘述了。它是在对索隐派的斗争中诞生的。从它诞生起,似乎就以一种优于索隐派的态度出现。因为考证,所以真实;因为考证,所以正确;因为考证,所以没有考证者就没有发言权,也就不能否定。好霸道的考证,吓人得很。目前以周汝昌刘心武为代表,将考证出来的成果展示出来,使考证派已经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鼎盛。

虽然曹家的族谱为考证者所熟知,虽然曹家的亲朋文字为考证者搜遍,还会有层出不穷的所谓考证新发现,但是这种拿着探索仪局限在曹家庄前前后后的寻找注定是方向的错误。在曹家没有考证到曹雪芹所著红楼梦的手稿,没有曹雪芹著红楼梦的文字记述,连曹雪芹是不是第一著书人都不能确定,还谈什么考证呢?其实考证后还得索隐,不过是拿曹雪芹家和曹雪芹时代的宫廷那些事和红楼梦混在一起比对索隐而已。看似对立的两派,其实是一家,而且考证派只索隐曹雪芹家。红楼梦成书时代还没有确定,曹雪芹是不是第一著书人都不能确定,这种种不确定情况下,索隐曹雪芹一家、一朝,考证派错误更甚于索隐派。

因为考证派的名头很正,所以衍生出很多打着考证旗号的分支。这些“小考证派”就是目前一些所谓的草根红学,它们索隐的不是曹家,走的道路却是和曹家庄一派一样的——先考证后索隐。因为有考证人们不注意不了解的,索隐的结果自然没有人可以反驳。这就是考证派吓人霸道所在。很多红楼梦爱好者看了一些考证索隐的书,也加入到考证索隐的行列来,很多是根本就没有去考证,只是拿了旧人的观点在那自鸣得意罢了。不过,一律讳言索隐自名考证。

而当刘心武将“秦学”周汝昌将“情榜”排出后,考证派的谬误便不言而喻了。只是由于无知者还在附和,反对者又无法撼动考证招牌(有的反对者本身就打着考证的招牌)缘故而没有被判倒罢了,而且考证派的猖狂,于对刘心武秦学周汝昌情榜批判中更是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假语村言综述:

无论是索隐派还是考证派,都以红楼梦写书人知音(考证派主流自然认为是曹雪芹)自居,都拿着本红楼梦在那对照,其实都没有好好尊重一下红楼梦写书人,除了拿来拿去的对照,都没有认真的分析这部文学著作的假语村言。不顾原著原意,只为己见,甚至为了一孔之见,不惜侮辱红楼梦。其中尤以周汝昌的情榜刘心武的秦学为最甚。红楼梦需要考证也需要索隐,但前提是先了解红楼梦,把它作为文学作品好好的解读。这样看来,红楼梦爱好者所要做的是先搬开这两座大山。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