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有关假语村言话红楼圈子建立的说明  

2009-04-03 10:20:38|  分类: 真假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新浪的“假语村言话红楼”圈子建立了,它建立的宗旨是研究假语村言的真实意思,探寻红楼真味。为广大的红楼梦爱好者提供一个认真读红楼、析红楼的空间。这话在有些人看来是说得大了些,轻狂了些。但是,我的意见却是明确的:因为红楼梦开篇就交代它是一部以假语村言敷衍而成的文章,真实事情隐在假语村言之中,红楼真味藏在假语村言之中,所以我们就该在假语村言中寻找。何谓假语村言?就是俚俗之语、村人之言。何人掌握?掌握它的人只有乡间坊间民众。写书人将红楼真味隐藏其中,是因为假语村言大家易读易懂,易于传扬,可是因为时代的变迁,这部巨著反而成了不解之谜。回归本旨,我们只有掌握假语村言才能够进一步探究出红楼真味。

结论:红楼梦真味藏在假语村言中,我们揭秘红楼梦要从研究书中的假语村言入手。

 

很多读者对书中的贾雨村是有厌恶之感的,故而回避了书中的假语村言,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书中的贾雨村的所作所为确实有让人不齿之处,而且脂砚斋批语也一再引导大家关注贾雨村。但是我们解读红楼梦必须重新认识贾雨村,正确看待这个红楼人物。

 其实,贾雨村只是作者虚设的人物,是根据“假语村言”的前三个字谐音而得,(也有人认为“真事隐去”最好的对仗是“假语存焉”,所以贾雨村是假语存谐音所得,我以为《红楼梦》并不强求俗语对仗,而且从文章语言来看,假语村言更是文章风格,故不认同假语存),所以对这个虚设的人物作者无所谓褒贬,只用他来引出正文,说出真意罢了。

我曾经对红楼梦人物有一个论断,即《正解两赋论》。从它可以看出,书中的人物并非真实人物,而是受写书人差遣的虚设人物。即为了书中情节的需要,而让相应的人物出场。所以对于贾雨村,我们也不必褒扬或者贬斥。因为他的诞生只是由假语村三个字的鲜活而已,红楼梦开篇由他来串联文章,我们可以看出红楼梦正文是以甄士隐和贾雨村二人在葫芦庙真假唱和开篇的,以贾雨村的活动为线串联的,贾雨村成了甄家衰败的见证人,成了甄英莲随薛家进入贾府的帮手。我们更多的是关注这个人物的性格,说他如何的忘恩负义,如何的趋炎附势,其实他只是受着写书人的差遣,完成写书人在这一部分情节中赋予他的使命。换句话说,因为写书人需要一个见证人,于是他就出现在智通寺,就随林黛玉入贾府,需要一个宝钗和甄英莲入贾府的帮手,他就在应天府忘恩负义了一会,趋炎附势了一番。(关于红楼梦开篇这一点,我会给红楼梦爱好者一个完整的交代,以区别于红学家们的避而不谈或者断章取义的敷衍一番。)

我们厌恶这个人物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脂砚斋的批语。脂砚斋的批语把我们的目光倾注在贾雨村这个人物的性格上,不管脂砚斋处于何种目的,我们都可以明确地说,脂砚斋的批语是有违写书人意图的,写书人没有褒扬贾雨村,在他与娇杏巧遇一段,写书人甚至用了嘲讽的口吻对贾雨村一段揶揄原文是:

这里雨村且翻弄书籍解闷。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在那里撷花,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明,【甲戌侧批(甲辰夹批):八字足矣。】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甲戌眉批(甲辰夹批):更好。这便是真正情理之文。可笑近之小说中满纸羞花闭月等字。这是雨村目中,又不与后之人相似。】雨村不觉看的呆了。【甲戌侧批(戚序、蒙府、甲辰夹批):今古(古今)穷酸色心最重。】那甄家丫鬟撷了花,方欲走时,猛抬头见窗内有人,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甲戌侧批(甲辰夹批):是操遗容。】【甲戌眉批:最可笑世之小说中,凡写奸人则用鼠耳鹰腮等语。】这丫鬟忙转身回避,心下乃想:这人生的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褛,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我家并无这样贫窘亲友,想定是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如此想来,不免又回头两次。【甲戌眉批(甲辰夹批):这方是女儿心中意中正文。又最恨近之小说中满纸红拂、紫烟。】【蒙府侧批:如此忖度,岂得为无情?】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甲戌侧批(甲辰夹批):今古穷酸皆会替女妇心中取中自己。】便狂喜不尽,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也。【蒙府侧批:在此处已把种点出。】一时小童进来,雨村打听得前面留饭,不可久待,遂从夹道中自便出门去了。

从这段文字不难看出,写书人不是为了刻画贾雨村这个人物,不是为了突出贾雨村娇杏的意外相遇,就连贾雨村的退场都是那么的可笑和滑稽。这样写,不是为了贬损也不是更不是引起读书人对这些情节的关注,只是为贾雨村中秋赋诗作好铺垫。不过脂砚斋的态度就不同了,他的批语一再让读者关注雨村娇杏的这段所谓的奇文,具体请看上文批语,一再为我们揭秘这个人物,把他说成一代奸雄,甚至在甄士隐的解注《好了歌》中都有贾雨村两笔

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甲戌侧批:雨村等一干新荣暴发之家。】【甲戌眉批(甲辰夹批):先说场面,忽新忽败,忽丽忽朽,已见得反覆不了。】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甲戌侧批:贾赦、雨村一干人。】

 

试问一个虚设的人物怎么有了这样一个结局的交代,脂砚斋的这些解读显然是想把大家引向了对贾雨村的人物分析上。在他的批语下,贾雨村俨然书中主角之一,奸雄出场了,奸雄形象如何,他注意他和娇杏的奇遇,他还有许多的故事等待读书人的发掘,这就是脂砚斋批语的惑人之处。如果我们按照脂砚斋的解读,那么红楼梦就会被发掘出许许多多有关贾雨村的所谓真实故事,这无疑会将读者视线转移。且惑乱原有主题,和作者创设贾雨村这个人物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作者的意图是将真事以假语村言说出,贾雨村只是敷衍而成的人物;脂砚斋却让我们注意贾雨村这个忘恩负义趋炎附势的官场老手以及他的下场。不言而喻,我们对贾雨村的分析要撇开人物性格的分析,更应该考虑到他在文章中的作用,作者借他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以上的分析就是想和大家一起,遵循原著的意思,从假语村言中探寻红楼梦的真实故事,也许时代变迁已久,我们没有确切的关于写书人的历史可以作为佐证,但是我们可以下这样的结论:一切不尊重假语村言的解读,漠视假语村言的解读都是错误的。假语村言话红楼圈子建立了,诚望广大红楼梦爱好者加盟此圈,共同研读原著,解密这部以假语村言写出的不朽名著。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