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贾琮其人  

2009-04-15 14:4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的演说中可以清楚的得知:“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这是对贾赦子嗣的一个明确交代,没有任何含糊,至于二子的另外一个是谁?或曰是贾琮,这是可以成立的,而且只能是贾琏的弟弟。

 

贾琮出现在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去后,族中男子几乎是倾巢而出地跑到宁国府来奔丧,书中排出了一个名单,

彼时贾代儒带领贾敕、贾效、贾敦、贾赦、贾政、贾琮、贾□(左王右扁)、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兰、贾菌、贾芝等

这个名单按辈分排列是毫无异议的,但要说到是按照年龄排的,则勉强得很,我们只能说,代儒年纪可能最大,作为贾门一个学究,又是代字辈的,对于礼仪等懂得多些,所以在他的带领下无可争议。贾赦贾政虽有年龄上先后顺序,其余人等却不好这样推测,更不能以此为据说这个名单一定是先辈分次按照按岁数往下排名。玉字辈凡是来者在其中的都写了。宝玉虽然来了,却不在其列,故未提到;贾琏外出,也不在其中;贾环如何,没有交代,或者此时还未到,或者写书人不愿这个上不得高台的人出现在这个场合。总之,写书人不考虑他,我们也不要瞎忙活。至于这里提到贾琮位于玉字辈之首,有人据此认为他的岁数最大,确实很牵强。为什么呢?一来,当时的贾琮年纪若是很小也是说得通的,因为小儿紧靠着贾赦贾政就是依据,二来名字的编定可能有写书人自己的意思,只是我们还没有解开。如贾敕、贾效二人之名合起来就是耻笑或是嗤笑的谐音;贾琼、贾璘就谐音为金陵;还有贾芬、贾芳芬芳为名又紧挨着,是真有其人还是写书人随意编造,谁知道呢?贾政之后贾琮合为正宗也是可以附会的。这里有很多不确定,所以不能以排名先后定年纪大小。三来也有可能下两辈是将贾府中人置于前面,草字辈的贾蔷排在最前面,也不能断定他就是草字辈最年长的。

而第二十四回里,贾赦偶感些风寒,写到宝玉受贾母之命前去问安,其间,有贾琮来问宝玉好,邢夫人道:“那里找活猴儿去!你那奶妈子死绝了,也不收拾收拾你,弄得黑眉乌嘴的,那里像大家子念书的孩子!”这里借宝玉之眼,邢夫人之口让贾琮这个人物第一次鲜明地出现在读者面前,他透露的信息是贾琮应该是庶出,因为邢夫人无子女,而且年纪很小,至于哪个姨娘的孩子,未交代,不知道。有一点是可以证明的,冷子兴所言不虚,贾赦有二子,第二个二子很可能是贾琮。只是还不能是否确定就是贾琮。

那么,第五十三回设晚宴,由“廊上几席,便是贾珍,贾琏,贾环,贾琮...”一句可以看出,贾赦一支只有两个二子,贾琮排在贾环之后,年纪应当小于贾琏。琏琮应是亲兄弟。贾赦也只有二子,贾琏之弟弟只有一个就是贾琮,而且庶出无疑。这个晚宴的之前有一个祭祖活动,有人依据“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垫,守焚池。”认为:贾琮非庶出。理由是:祭宗祠是传统民俗,庶出子弟如贾环至多是站在一旁观看,亲祭一事还应嫡系子孙来作。

这种理解与我国传统文化习俗相违背,因为传统丧事办理中,虽然治丧之时,子女有嫡庶长幼之别,但是也是各有其职,不会说嫡出的居丧,庶出的一边看热闹。祭祀也应该一样,不分嫡庶都有其责。至于祭祖操持中没提到贾环,这与贾环上不了高台有关,与他做事尤其是祭祀这样的事不合适有关,不代表他不能出现在祭祀之列。虽然赵姨娘是奴才,但贾环是主子,作为贾政子嗣,不是一边看热闹,而是必须加入这个庄重的祭祀场合。再者,贾蔷也无事,他当在贾菖,贾菱之上,能够说他不是正派玄孙吗?没有他的祭祀差事,跟他的地位无关。有祭祀之职不代表不是庶出,所以这里不能根据贾琏贾琮献帛,就说贾琮不是庶出,而从邢夫人没有生育看,贾琮庶出无疑,而且从“贾琏贾琮献帛”看,更能说明贾琏带着幼弟完成献帛一事,琏长琮幼了然。席散后,贾珍贾琏还特意“命人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去”更是贾琮为贾赦次子的证据。

有些研究者发现:第七十五回写到贾家中秋团聚一家子团圆,却绝无贾琮踪影,也不解释其缺席原因。认为祭祖时可献帛,难道中秋就不能围桌共吃月饼?其中必有所隐,作者有所暗示,于是展开考证,我以为没有必要,因为贾琮作为贾赦的第二子,书中没有过多的写,显然不是很重要的角色,他的结局如何,不是写书人所要考虑的,也许是夭亡吧,谁知道呢?我们无法得知时,千万不能随意发掘更多的贾琮故事。因为书中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事件交代,任何发掘都是一种杜撰,所谓的考证,只是随意在曹雪芹家族中编造一个类似于贾琮的人,根本不是写书人的原意。

作为红楼梦宏篇巨制的一个角色——贾琮,写书人安排他作为贾赦的第二子出场,将其设为庶出,幼子,呼应可以看出写书人在前后照应上的功力,在完成全书人物交代上的周全。或许有些微破绽,但不影响它艺术魅力。写书人将其作为一个不十分重要的角色,没有交代更多,我们不能违背原著意思去杜撰,更不能打着考证的旗号来杜撰。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