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新解两赋论  

2009-03-16 18:28:55|  分类: 假语村言话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人物何其多,人有其性,人有其行,人人不同,事事有异,很多红楼梦爱好者迷恋在作者塑造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发出了个人由衷的赞叹,或者表述了自己对红楼人物好坏优劣的评判。那么,创作者写此书的目的是不是显示自己在人物塑造上的独特功力呢。红楼梦一开始悲悲切切,感伤哀号,怎么到后来竟是这么一种赏花赏月赏秋香的嘴脸?于是,从红楼梦原作中找去,发现我们对红楼梦的解读完全被一些所谓的红学家们引入误区,所以作《新解两赋论》一篇,冀此篇能够帮助广大红楼梦爱好者读懂红楼梦,正确看待红楼人物。

首先摘录一段原文,提醒大家关注两赋论,注意作者的开篇设置。原文:

  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催,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 云 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龟年、黄幡绰、敬新磨、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之流。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

  子兴道:“依你说,‘成则王侯败则贼’了。”雨村道:“正是这意。你还不知,我自革职以来,这两年遍游各省,也曾遇见两个异样孩子。所以,方才你一说这宝玉,我就猜着了八九亦是这一派人物。不用远说,只金陵城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你可知么?”子兴道:“谁人不知!这甄府和贾府就是老亲,又系世交。两家来往,极其亲热的。便在下也和他家来往非止一日了。”雨村笑道:“去岁我在金陵,也曾有人荐我到甄府处馆。我进去看其光景,谁知他家那等显贵,却是个富而好礼之家,倒是个难得之馆。但这一个学生,虽是启蒙,却比一个举业的还劳神。说起来更可笑,他说:‘必得两个女儿伴着我读书,我方能认得字,心里也明白,不然我自己心里糊涂。’又常对跟他的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竟又变了一个。因此,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无奈竟不能改。每打的吃疼不过时,他便‘姐姐’‘妹妹’乱叫起来。后来听得里面女儿们拿他取笑:‘因何打急了只管叫姐妹做甚?莫不是求姐妹去说情讨饶?你岂不愧些!’他回答的最妙。他说:‘急疼之时,只叫”姐姐“”妹妹“字样,或可解疼也未可知,因叫了一声,便果觉不疼了,遂得了秘法。每疼痛之极,便连叫姐妹起来了。’你说可笑不可笑?也因祖母溺爱不明,每因孙辱师责子,因此我就辞了馆出来。如今在这巡盐御史林家做馆了。你看,这等子弟,必不能守祖父之根基,从师长之规谏的。只可惜他家几个姊妹都是少有的。”

  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乐此俗套?”

  子兴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上一辈的,却也是从兄弟而来的。现有对证: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名唤贾敏。不信时,你回去细访可知。”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的,是为此无疑矣。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不与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今知为荣府之孙,又不足罕矣。可伤上月竟亡故了。”子兴叹道:“老姊妹四个,这一个是极小的,又没了。长一辈的姊妹,一个也没了。只看这小一辈的,将来之东床如何呢。”

  雨村道:“正是,方才说这政公,已有衔玉之儿,又有长子所遗一个弱孙。这赦老竟无一个不成?”子兴道:“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倒不知其好歹。只眼前现有二子一孙,却不知将来如何。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雨村听了,笑道:“可知我前言不谬。你我方才所说的这几个人,都只怕是那正邪两赋而来一路之人,未可知也。”子兴道:“邪也罢,正也罢,只顾算别人家的帐,你也吃一杯酒才好。”雨村道:“正是,只顾说话,竟多吃了几杯。”子兴笑道:“说着别人家的闲话,正好下酒,即多吃几杯何妨。”雨村向窗外看道:“天也晚了,仔细关了城。我们慢慢的进城再谈,未为不可。”于是,二人起身,算还酒帐。

一两赋论的凸现

红楼梦在第二回就由贾雨村之口将两赋论和盘托出,这是在什么背景下交代的呢?在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之时交代的。我们知道红楼梦开篇就告诉我们,它是被曹雪芹删繁就简了的,而且分出了章回。那么第二回仍然属于开篇。作者为了让红楼梦读者能够读懂红楼梦,在交代贾府人物时也交代了如何解读红楼梦人物的方法。也就是两赋论。

二两赋论的理解

对于两赋论,很多研究者也注意到了,而且把它作为解读贾宝玉的一把钥匙。人物贾宝玉这个人物的性格有着双重性甚至是多重性。认为作者对这一人物的塑造完全注重真实,即是原型的再现。那么两赋论的真实意思是什么呢?

我们回到这段文字上来。这段文字将人分为三种,一是大仁之人二是大恶之人三是平平庸庸之人。后由人说到天地之气“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又对当世正气邪气的存在和正邪二气交汇之情形作了一番分析“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催,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最后说到了正邪两赋论“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 云 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

从这段文字中我们不难看出,贾雨村是在冷子兴说宝玉将来色鬼无疑时为宝玉的一番申述,突出了宝玉正邪两赋的秉性。但是这段文字又不仅仅是为宝玉辩解,它让我们对正邪两赋论有了全面的理解。即红楼梦中的人物如贾宝玉等是正邪两赋人物,在他们身上,同时具有着正气和邪气,秉正气时他们就表现出仁的一面,存邪气时,他们就表现得乖戾,为人所不齿。贾宝玉如此,甄宝玉如此,贾府的众儿女都是如此。甚至贾环贾琏都是如此。原文

雨村罕然厉色忙止道:“非也!可惜你们不知道这人来历。大约政老前辈也错以淫魔色鬼看待了。若非多读书识事,加以致知格物之功,悟道参玄之力,不能知也。”

雨村听了,笑道:“可知我前言不谬。你我方才所说的这几个人,都只怕是那正邪两赋而来一路之人,未可知也。”是对红楼梦人物正邪两赋特性的肯定。

三正邪两赋论是解读红楼梦的关键

认识到红楼梦人物的设置不是原型的再现。也就是不是按照生活的原样,人的原型来创造。所谓的自传说他传说是不堪一击的。有些红学家认为正是把贾宝玉写得有好有坏才是真实的贾宝玉,才与传主的真实原型吻合。这种解释带有明显的牵强附会成分,而且在正邪两赋论的观点面前显然是无立足之地的。我们看贾宝玉,写书人赋予其正气时,或慷慨作歌,或悲切作文,或指奸骂佞,或坚守木石前盟;而赋予其邪气时,或猥亵金钗或挑拨柳尤,还有种种怪异举动。不一一列举了。而一直以邪气附体的贾环,在为林四娘作诗以记时,也为人称道。为了讴歌林四娘,贾环被写书人赋予正气,以贾环贾兰作正面烘托,才有了宝玉的长歌当哭。为事而敷衍人物,为事而赋人物正气邪气。如果我们把他们当做还原,当做真实,那就是曲解了两赋论,忽视了作者在开篇设置这一段文字的意图。

红楼梦人物的设置是根据作者的创造需要而设置,又受写书人的差遣,赋予他(她)正气或邪气,无论正气邪气的赋予,都是为了将作者的真味巧妙的表露出来而精心安排。

红楼梦的人物是正邪两赋的,沉湎于某一个人物大可不必,爱恨分明不是作者的意图。红楼梦的内容有反正两面,执迷不悟于红楼梦的正面,陶醉在风花雪月之中,是作者所不愿看到的,贾瑞贪看正面的下场如同一个诅咒,在警醒着世人。红楼梦中还有一个阴阳论,那是史湘云在去怡红院的途中和丫鬟的谈论。指引着我们要清楚的看待贾府乃至于万事万物的阴阳转换。红楼梦中的言论虽然包含一些哲理,但它不是为了宣扬哲理而作的,这一点今后再专门谈论。话题还得回到正邪两赋论上来,我们先拿贾瑞的设置来分析正邪两赋论。

关于“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主要人物有王熙凤和贾瑞,我在《红楼梦为何又名风月宝鉴 》一文中已经完整的交代了写书人为什么设置贾瑞这个人物,为什么要让王熙凤来做这个恶人。其实王熙凤之恶也只是邪气附身,为写书人差遣来担当此恶人。所谓恶非恶,付邪气于此事此时的王熙凤罢了。

这段文字安排在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文字之后,是因为读者读到此处,会把满纸荒唐言当正文,不顾那一把辛酸泪。是因为读者误入迷津,只在红楼梦中搜情觅爱,忽视了红楼梦真味。于是写书人及时的遣出贾瑞、王熙凤,上演了一出贾天祥想入非非,落得一个可鄙下场的故事。目的是要警醒读者,不要不懂红楼梦的读法不要贪看正面。贾瑞的下场是可鄙的,我们在嘲笑贾瑞的同时有没有反思过,我们在读这红楼梦时有没有想入非非,我们笑贾瑞的同时应该提醒自己不要误入迷津。当我们平静淡定的阅读红楼梦这一段时,我们要想的,这是写书人的一个设置,王熙凤和贾瑞都是受写书人差遣的两个书中人物而已。写书人赋予他们邪气,上演了一出丑剧,作者的意图是要寻找红楼梦的真味,不要落入迷津。我曾经揣摩作者的意思,乱作一诗,摘录来和爱好红楼梦或者希望解密红楼梦的朋友共勉:

                           千古流照月,今日复遑遑。

                           白杨村语寂,青风岭神伤。

                           寄言红楼客,莫效贾天祥。

                           正观风月鉴,肮脏赴黄泉。

四从两赋论看现在赏析人物的荒唐可笑

作为普通的读者,读红楼梦,分析红楼梦,欣赏书中的某些人物是可以理解的,喜欢黛玉的宝钗的宝玉的,都可以。即使时下有些贪官污吏,酒囊饭袋之徒或者垂涎这种生活的人大言不惭的叫嚣喜欢贾珍,发出嫁人要嫁贾珍或者认为尤三姐就应该从了贾珍。我们也不必大惊小怪,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是我们很多研究者不去从文本意思出发,不去分析章节,理清层次,不去研究写书人的写作技巧,不去思考写书人的所要表达的意思。随波逐流,又推波助澜,把无知读者或者引向迷津的,不是红楼梦而是这些无聊文人,所谓的红学家。他们比一般写淫秽小说毒害青少年的更狡猾更龌龊,假研究红楼梦之名,蛊惑无知读者。红学界该进行一场对打着研究旗号,鼓吹给红学带来新思维者的批判。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