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焦大的使命『草稿』  

2009-03-13 10:2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焦大的出场

(1)时机的选择

(2)情境的创设(其乐融融时的不和谐音符)

(3)导火索

2.焦大的身份

3.焦大之语的全面解读

(1)不公

(2)焦大的怒骂——哀而怒

(3)焦大要去哭太公

4.作者的意图(引导探索,还是完成对东府的唾骂

5.焦大的结局(1)当场的处罚

(2)贾珍回来后可能的结局

6.情节的删减与跳跃

那刘姥姥先听见告艰难,只当是没有,心里便突突的,【甲戌侧批:可怜可叹!】后来听见给他二十两,喜的又浑身发痒起来,【甲戌侧批:可怜可叹!】说道:“嗳,我也是知道艰难的。但俗语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样,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周瑞家的见他说的粗鄙,只管使眼色止他。凤姐看见,笑而不睬,只命平儿把昨儿那包银子拿来,再拿一吊钱来,【甲戌侧批:这样常例亦再见。】都送到刘姥姥的跟前。凤姐乃道:“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做件冬衣罢。若不拿着,就真是怪我了。这钱雇车坐罢。改日无事,只管来逛逛,方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也不虚留你们了,到家里该问好的问个好儿罢。”【靖藏:如见如闻。此种话头,作者从何想来?应是心花欲开之后。】【蒙府侧批:口角春风,如闻其声。】一面说,一面就站了起来

原来这周瑞的女婿,便是雨村的好友冷子兴,【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着眼。】近因卖古董和人打官司,故教女人来讨情分。周瑞家的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些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儿便完了。

至掌灯时分,凤姐已卸了妆,来见王夫人回话:“今儿甄家【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又提甄家。】送了来的东西,我已收了。【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不必细说,方妙。】咱们送他的,趁着他家有年下进鲜的船回去,一并都交给他们带了去罢?”王夫人点头。凤姐又道:“临安伯老太太生日的礼已经打点了,派谁送去呢?”【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阿凤一生尖处。】王夫人道:“你瞧谁闲着,就叫他们去四个女人就是了,又来当什么正经事问我。”【甲戌(戚序、蒙府)夹批:虚描二事,真真千头万绪,纸上虽一回两回中或有不能写到阿凤之事,然亦有阿凤在彼处手忙心忙矣,观此回可知。】【蒙府侧批:各有各自心计,在答问之间,渺茫欲露。】凤姐又笑道:“今日珍大嫂子来,请我明日过去逛逛,明日倒没有什么事情。”王夫人道:“有事没事都害不着什么。每常他来请,有我们,你自然不便意,他既不请我们,单请你,可知是他诚心叫你散淡散淡,别辜负了他的心,便有事也该过去才是。”【蒙府侧批:用人力者,当由此段心思。】凤姐答应了。当下李纨、迎、探等姐妹们亦来定省毕,各自归房无话。

吃毕晚饭,因天黑了,尤氏说:“先派两个小子送了这秦相公家去。”媳妇们传出去半日,秦钟告辞起身。尤氏问:“派了谁送去?”媳妇们回说:“外头派了焦大,谁知焦大醉了,又骂呢。”【甲戌(戚序、蒙府)夹批:可见骂非一次矣。】【蒙府侧批:恶恶而不能去,善善而不能用,所以流毒无穷,可胜叹哉!】尤氏、秦氏都说道:“偏又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要惹他去。”【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便奇。】凤姐道:“我成日家说你太软弱了,纵的家里人这样还了得了。”尤氏叹道:“你难道不知这焦大的?连老爷都不理他的,你珍大哥哥也不理他。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去。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吃酒,吃醉了,无人不骂。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凤姐道:“我何曾不知这焦大。倒是你们没主意,有这样的,何不打发他远远的庄子上去就完了。”【甲戌眉批:这是为后协理宁国伏线。】说着,因问:“我们的车可齐备了?”地下众人都应道:“伺候齐了。”

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或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贾蓉答应“是”。

众小厮见他太撒野了,只得上来几个,揪翻捆倒,拖往马圈里去。焦大越发连贾珍【甲戌侧批:来了。】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甲戌侧批:来了。】【甲戌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以二句批是段,聊慰石兄。】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甲戌侧批(墨):珍哥儿。】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甲戌侧批(墨):宝兄在内。】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甲戌墨眉批:一部红楼淫邪之处,恰在焦大口中揭明。】【甲戌眉批(墨):用背面渲染之法,揭出正文,读之便不觉污秽笔墨。此文字三昧也。】【蒙府侧批;放笔痛骂一回,富贵之家,每罹此祸。】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唬的魂飞魄散,也不顾别的了,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

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没听见。【甲戌侧批:是极。】宝玉在车上见这般醉闹,倒也有趣,因问凤姐道:“姐姐,你听他说‘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甲戌侧批:问得妙。】【甲戌眉批(墨):反是他来问,真邪?假邪?欺人邪?自欺邪?然天下人不易瞒也!呵呵!镜里藏春,任求起减,文情文心真旷抱宇宙也。】【蒙府侧批:暗伏后来史湘云之问。】凤姐听了,连忙立眉嗔目断喝道:“少胡说!那是醉汉嘴里混唚。【甲戌侧批:答得妙。】【蒙府侧批:熙风能事。】你是什么样的人,不说没听见,还倒细问!等我回去回了太太,仔细捶你不捶你!”

贾蓉笑道:“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过来的。”【甲戌侧批:夹写凤姐好奖誉。】凤姐道:“说迟了一日,昨儿已经给了人了。”贾蓉听着,嘻嘻的笑着,在炕沿上半跪道:“婶子若不借,又说我不会说话了,又挨一顿好打呢。婶子只当可怜侄儿罢。”凤姐笑【甲戌侧批:又一笑,凡五。】【靖藏眉批:五笑写凤姐活跃纸上。如何,当知前批不谬。】道:“也没见我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一般你们那里放着那些东西,只是看不见我的才罢。”贾蓉笑道:“那里有这个好呢!只求开恩罢。”凤姐道:“若碰一点儿,你可仔细你的皮!”因命平儿拿了楼房的钥匙,传几个妥当人抬去。贾蓉喜的眉开眼笑,说:“我亲自带了人拿去,别由他们乱碰。”说着便起身出去了。

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甲戌眉批(墨):奇峰突起,好笔奇笔,如此方是活笔,不是死笔。】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甲戌眉批:传神之笔,写阿凤跃跃纸上。】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蒙府侧批:试想“且去”以前的风姿,其心思用意。作者无一笔不朽,无一事不丽!】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甲戌侧批(甲辰夹批):妙!却是从刘姥姥身边目中写来。度至下回。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