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

希望爱好红楼梦的朋友来此一览

 
 
 

日志

 
 

一曲挽歌在唱响  

2009-01-14 21:3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曲挽歌在唱响

                                                                      ——剖析《蒹葭》背后的故事

《蒹葭》选自《诗经?国风?秦风》,大约是公元255年以前产生在秦地的一首民歌。关于这首诗的内容,历来意见分歧。归纳起来,主要有下列三种说法:一是“刺襄公”说。《毛诗序》云:“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焉。”今人苏东天在《诗经》辨义冲阐析说:“‘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那个贤人),隐喻周王朝礼制。如果逆周礼而治国,那就‘道阻且长’、‘且跻’、‘且右’,意思是走不通、治不好的。如果顺从周礼,那就‘宛在水中央’、‘水中低’。‘水中让’,意思是治国有希望。”二是“招贤”说。姚际恒的《诗经通论》和方玉润的《诗经原始》都说这是一首招贤诗,“伊人”即“贤才”:“贤人隐居水滨,而人慕而思见之。”或谓:“征求逸隐不以其道,隐者避而不见。”三是“爱情”说。今人蓝菊有、杨任之、樊树云、高亭、吕恢文等均持“恋歌”说。如吕恢文说:“这是一首恋歌,由于所追求的心上人可望而不可即,诗人陷入烦恼。说河水阻隔,是含蓄的隐喻。”这种说法在广大读者中颇有市场.由于此诗之本事无从查实,诗中的“伊人”所指亦难征信,故而以上三说均难以最终定论。其实,把《蒹葭》当作一首悼亡诗来解读 ,似乎更符合原作宗旨。

《蒹葭》属于秦风。周孝王时,秦之先祖非子受封于秦谷(今甘肃天水)。平王东迁时,秦襄公因出兵护送有功,又得到了岐山以西的大片封地。后来秦逐渐东徙,都于雍(今陕西兴平)。秦地包括现在陕西关中到甘肃东南部一带。秦风共十篇,大都是东周时代这个区域的民歌。是秦地百姓当时生活的实录。《蒹葭》是其中最杰出的作品之一。全诗三章,每章只换几个字,这不仅发挥了重章叠句、反复吟咏、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而且产生了将诗意不断推进的作用。从“白露为霜”到“白露未晞”再到“白露未已”,这是时间的推移,象征着抒情主人公追寻时间之长;从“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从“宛在水中央”,到“宛在水中坻”,再到“宛在水中沚”,这是地点的转换,象征着伊人的飘渺难寻;从“道阻且长”,到“道阻且跻”,再到‘道阻且右”,则是反复渲染追寻过程的艰难,以凸现主人公坚执不已的精神。重章叠句,层层推进,这是《诗经》冲的民歌常用的表现方法。诗中还巧妙的运用了如“苍苍”,“、凄凄”,使全文声情兼备。

将《蒹葭》认定为悼亡诗,是因为它是民歌。民歌就是发百姓之声,歌百姓之事,是百姓内心喜怒哀乐的直白。《诗经》中的“风”是民歌中杰作,从《蒹葭》的内容上不难看出,它叙述了一个伤心欲绝者的故事,主人公内心极度哀伤,于是他不能自控地反复着他的跋涉苦寻之旅,为了逝去的亲人“伊人”――一个鲜活的却被无情的河水夺去的生命,于是从“白露为霜”到“白露未晞”再到“白露未已”, 从“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从“宛在水中央”,到“宛在水中坻”,再到“宛在水中沚”,我们仿佛看到古秦大地上,在崎岖弯曲的河道旁,在茂密如林的蒹葭丛,一个的跋涉者上下求索。其心哀,其行狂,耳畔响起的是那曲千古传唱的“蒹葭苍苍——”

一方水土育一方人,对于世世代代生活在水边的人们来说,水是生命之源,快乐之源.对于水,人们只有爱没有恨;但水有时也会无情的夺取亲人的生命.每当意外降临,人们无法接受挚爱的亲人逝去的现实,极度悲伤的他只剩下寻找――寻找在那在崎岖弯曲的河道旁,在茂密如林的蒹葭丛.《蒹葭》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个不幸的故事。朱熹之解,稍得其意:“言秋雨方盛之时,所谓彼人者,乃在水之一方,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朱熹之解,稍得其意:“言秋雨方盛之时,所谓彼人者,乃在水之一方,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从“白露为霜”到“白露未晞”再到“白露未已”,时间在流逝,伊人依然飘渺难寻,残酷的现实不能改变;从 “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从“宛在水中央”,到“宛在水中坻”,再到“宛在水中沚”,处处都已找遍,伊人依然飘渺难寻,残酷的现实不能改变;从“道阻且长”,到“道阻且跻”,再到‘道阻且右”, 时间在流逝,处处都已找遍,残酷的现实更让人倍受折磨,但是心中的爱和“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信念更强烈.寻找的脚步未停下,心中的歌被传唱,“蒹葭苍苍——”也许《蒹葭》讲述的不是某一个人的故事,而是被水无情地夺取亲人生命的许多不幸家庭的故事。每当不幸降临,人们都会唱起这首宣泄心中的痛苦,于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被一次次地传唱。

《蒹葭》以意境凄迷悲怆胜。那凄迷悲怆的意境正是故事的背景,正是跋涉者凄迷悲怆内心的折射,也印证了它就是一首悼亡诗。《人间词话》所说:“《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具有“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和“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 通过对秋天情状的描写,制造一种悲怆的气氛,表达了主人公悲凉凄苦的心情,《蒹葭》会让人想到吴文英《踏莎行》中的“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愁怨”。这原是梦窗词中的警句,而此中韵致总觉得是从《蒹葭》化出。然而《蒹葭》之好,后人究竟不可及。诗中“苍苍”、“凄凄”、“采采”是绘蒹葭之貌,以茂密的蒹葭、萧瑟的秋风、清寒的秋晨、清寒的霜露、渐升渐黄的秋日,和一条曲折的河道,这些原本宁静祥和的意境却内蕴着一种凄迷的气氛,那是因为这里有一个不幸的故事在发生。诗中“苍苍”、“凄凄”、“采采”也是绘蒹葭之声,萧瑟的秋风摇曳着茂密的蒹葭,渐升渐黄的秋日照着清寒的霜露沾湿的蒹葭,时光在流逝,秋日在升起,霜露沾湿的蒹葭在变干燥,其声也由“苍苍”转为“凄凄”,再转为“采采”。原本动听的大自然的乐章 却内蕴着一种悲凉的音调。那是因为这跋涉者的内心极度地哀伤。读《蒹葭》,未读全诗只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蒹葭凄凄,白露未晞”“蒹葭采采,白露未已”中已经心生悲意,已经预感到一曲悲歌将唱响。

《蒹葭》更以感人的故事胜,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它作为悼亡诗而成为悲剧的高潮部分。“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寻找 “伊人”是跋涉者在那在崎岖弯曲的河道旁,在茂密如林的蒹葭丛来回跋涉,溯洄、溯游的目的。但是伊人行踪飘忽:时而“在水一方”,却又“宛在水中央” ;时而“在水之湄”却又“宛在水中坻”; 时而“在水之涘”却又“宛在水中沚”。艰难的跋涉、一次次寻找的失败都未能改变主人公心中执著的信念“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其实伊人已经逝去,而主人公不愿也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行踪飘忽的伊人,其实只存在于固执的主人公的意念中。也许是这条河带走了伊人,所以伤心欲绝的主人公执著的认定“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所以无论多么“道阻且长” ,无论多么“道阻且跻”, 无论多么“道阻且右”,都挡不住苦寻之旅。道路再艰难,寻找再失败,心中的信念也不改变。可怜、可悲、可敬的主人公,你失去亲人的苦痛的故事在传唱,你的执著永恒的爱被颂扬,于是一曲挽歌在唱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我读《蒹葭》也曾认同过追求的心上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说,也曾探索过刺襄公”说、“招贤”说,风诗的风格告诉我,那凄迷悲怆的意境暗示我,伤心欲绝的主人公在崎岖弯曲的河道上的来回苦寻的身影在开启我。那是一曲挽歌在古秦大地上唱响,那是一个可怜的跋涉者用他对伊人的爱和他因失去伊人的悲伤在歌唱,唱得人九回肠,唱得人泪沾裳。“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